簡單書屋

簡單說書:Michael Lewis,魔球(Money Ball)

魔球:一個勇敢面對自己,逆轉勝的真實故事(電影書封珍藏版)

其實簡單有兩個部落格,一個是財經、企管相關的;另一個則是藝文相關的,在讀完這本書後,簡單著實的猶豫了一下,這本書該歸在哪裡?一本敘事小說?還是一本經營管理的書?從英文書名來看,似乎很明確,但內容卻非如此。

要命的是簡單這本書是在2012/2時買的,也就是說這本書從翻開一直到看完歷時將近一年半的時間,很多細節其實前後已經不見得對的起來了,有句名言是這樣說的:『不記得的事情通常都不重要,重要的事情你自然會記得』,所以以簡單看完書後,僅存的印象來說這本書,一句話就是:

人才,跟你原本以為的不一樣

怎麼說呢?這本書描述的運動家隊的總經理,比利‧比恩,如何利用與一般人對「好球員」定義的不同,以很便宜的支出打造出一支勝場數跟大財團如洋基、紅襪等球隊不相上下的隊伍,甚至,勝場還要來的更多。

一般球隊在尋找所謂的潛力球員時,通常是由球探到各地去尋找,實際看球員的動作、反應與身材去評斷一個球員的好壞;但是運動家隊並不這麼做,他們反而是系統化的去找出對於球賽勝負最重要的幾項數值,然後找出符合這些數值的球員。

對他們來說,球員的力量不是最重要的;速度不是最重要的,只要球員可以上壘,就有得分的機會,所以如果一個球員沒有力量可以輕易打出全壘打,也沒有速度可以向鈴木一朗一樣跑出內野安打,但是他很會選球,很容易選出四壞球保送上壘,那這樣的球員算好球員嗎?對大部分的球團來說,這樣的選手並不是好選手,但對運動家隊來說,這樣的人是好選手。如果你期待的條件只是因為可以上壘、可以得分,那任何可以達到同樣目的的條件應該都是值得被重視的,可是實際在棒球圈裡並不是這樣想。

而比利所利用的就是這一點:因為當其他人不這樣想時,一個力量強的選手很貴;一個速度快的選手很貴;但是一個選球很好的選手很便宜。他得以利用市場的偏見與無效率性,打造出一支很便宜,又能拿下許多勝利的隊伍。

以這樣的觀念放諸我們的職場何嘗不是如此呢?我們對於人才的定義是否也有一樣的偏見?導致我們花了很多的成本還組成一個沒有什麼效益的組織!以簡單的工作來說,我們對於『程式高手』的定義是什麼?或更退一步想:我們的工作內容是否真的需要高手?

對於一個一公升的瓶子來說,倒進一公升的水跟倒進五百CC的水結果是不一樣的;但是把瓶子換成五百CC的容量,你倒進一公升的水,他最後表現出來的,其實也只是五百CC,和倒進五百CC的水結果是相同的。所以一開始,我們都想找進最好的人,但台灣以應用科學為主,非底層Kernel的創新開發,專案的難度其實並沒有很高,所以是不是一定要延攬到最厲害的人是一個值得被討論的議題。

再者,很多人以為『寫程式很厲害』是指用很簡短的程式碼寫出執行速度很快的程式就是很厲害。但記得簡單再唸大學時,有一個教授跟我們說過:什麼是好程式?就是人家一看就明白的程式。簡單一直銘記於心。程式一看就明白其實包含了程式的邏輯、程式的排版與註解的詳細度,很多高手自以為厲害,程式短短的,沒有註解,雖然程式執行效率不錯,但你要花很多時間才能弄明白為什麼他要這樣寫,這樣的人,是我們要的人才嗎?

除了少數的鬼才以外,現在的專案通常需要好幾個人通力合作完成,並且還有後續人員流動接手維護的問題,所以程式可讀的重要性往往超過執行效率,所以回到魔球這本書強調的重點:什麼樣的人是人才?

如果不先去找出在我們應用的領域裡人才的定義,而單純以市場的偏見去找人才,或許我們常常就會落入大財團球隊的窘境:把所有的資源與關注都放在少數幾個明星員工,卻忽略了其實這些人也許獨立作業能力很好,但人際關係並不一定很好;亦或者忠誠度不夠等問題。

我想魔球這本書以一個科學的角度去重塑一個百多年來大家『公認』好球員的定義,並以實際結果說明也許大家都錯了。不論棒球界的接受度如何,至少他已經讓我們重新反省自己是不是也犯了同樣的問題。

Tagged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