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書屋

簡單說書,轉山:邊境流浪者

「於是,我們都有了出走的理由」,小小的改了一下蔣勳老師對這本的書論評。

很久沒有看書了,我把還沒看的書擺在書桌上,看完的書才會擺上書櫃,每每在書店看到一本好書,我就會買;看到人家的推薦,我也會買;看到如同老朋友熟悉的作者出的新作,我還是買,就這樣,我桌子上的書越來越高,直到有一天我覺得怎麼桌子的空間越來越小,驚覺發現原來我已經好久沒看書了。

朋友小魚一直督促我一定要去看這本書,告訴我這是多麼不可多得的一本書,還拍胸脯保證如果不好看,她原價買回,說的口氣就像是賣水果的老闆娘,「不甜免錢」。

旺霖,雲門『流浪者計畫』第一屆出走的學員:出走的旅程是從雲南的麗江騎單車到西藏的拉薩。這是一趟與高山奮搏的旅程;一個荒郊野外、人煙罕至的冒險,然而這個出走的起心動念居然是因為失戀了,想找一個名叫『忘記』的地方。

旺霖用一種自我對話的方式寫下這篇記述,文字的牽引讓人似乎也跟著他一起經歷著旅途中的無助、困難、危險和感謝~~

其中『話說鹽井』裡那個幫忙推車卻伸手要錢的小女孩和與『直貢梯寺的天葬』那些要錢才願意指路的居民讓人感受到一種不一樣的價值觀,我們很直覺的認為那是一種現實無禮的舉措,但讓我想到曾經看過一篇文章,那位作者也是到偏遠地區,看到一群天真無邪的少數民族小朋友,他想拍一拍這些小朋友,而小朋友也很配合的揚起笑臉,就當他很滿意於旅程的收穫時,小朋友伸手跟他說兩次拍照要十元。我倒是忘記他有沒有給小朋友十元,但我記得他把照片刪掉了。可是話說回來,小朋友怎麼會有這個舉措呢?我想也有其背景才是~

不過不美好也是一面鏡,反射出的是讓人更感溫馨的,不管是朝聖者約他一起進食;或是駐兵提供他住宿,甚或那些在冰天雪地裡停下車好意要載他一程的人,在在都讓人感覺到人間自有溫情在。

而看著看著,我一直把畫面連結到自己的環島旅程:我們都是一個人騎著單車;一樣聽到新鮮的地方就想去一探究竟;一樣是為了某種追尋。只是顯然我的旅程不僅安全,也舒適了許多,雖然有時候也是一樣騎到快虛脫,懷疑自己到底幹嘛沒事找事做,自找苦吃。出發時總以為看到終點會讓人感動,但最後到終點時反而沒有感覺,才發現過程已經圓滿了一切。

看完這本書後,我特地上網去找了雲門的『流浪者計畫』,倒不是說又想出門流浪了,只是為了想一探究竟,發現後來很多人參與了這個計畫,但我覺得比較可惜的是很多人都是已經有了目的才提出計畫,這樣感覺起來所謂的流浪其實是一種『專案考察』,像旺霖這種因為失戀了,想出去漂流,靠著流浪尋找目的;而非因為有了目的所以出去流浪,我想或許這個計畫應該也要想想初衷是為了什麼吧~~

對了,『轉山』後來有改編成電影,是大陸拍的,沒有印象在台灣有沒有上映,不過感覺起來應該不錯,尤其是當你順著文字走了這一趟滇藏之旅後,或許更想看看那片壯闊的雪山吧~

不知怎麼,準備結筆時,忽然想到最近征服洛子峰而離開的李小石前輩。有些追尋其實真的無他,就是想做而已,那怕那是一條多麼艱難的道路~~

前輩,一路好走~~

PS. 對了,小魚,這水果很甜,我自己買就可以了。

Tagged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