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看電影

簡單看電影,友你才精彩

因為疫情、工作與人生的進階,簡單已經很久沒有走進戲院了,看著上一篇的簡單看電影,已經是 2021-01-05 的親愛的房客,一年多前了。其實簡單在這部「友你才精彩」之前,還有因為公司招待,去看了「駭客任務:復活」,這個有機會也許再來寫。(忘記是哪部電影了,男女主角就有個這樣的一對話:下次有機會的意思,就是不會有下次了)。對於簡單的困難點也在於,當你越久沒寫作,你就越沒有能力寫作,所以簡單雖然當下很想寫,但一直整理不出思緒,也就這樣荒廢了五天。

五天?電影不是 15 號才上映嗎?今日 17 號也才三天不到?是的,簡單之前滑 IG 的時候看到有留言送票的活動,當下就留了言,因為中獎運稀缺,所以簡單也沒多想,然而簡單居然被抽中,所以在 12 號就參與了特映會的首映。

Presque_2

如果你在看電影前,看見主角是一位禮儀師跟一位身障人士,很多人的預期心態可能會覺得這部電影會有點灰色,但這部片的巧妙就在於灰色裡,以幽默點化了許多色彩。如預告了片段一樣:

禮儀師:當我說出職業,通常對方會斗一下

身障者:我不必開口,對方就很斗了

路易是名禮儀師,經營著一家葬儀社,秉持著服務至上的精神,總是細心的滿足親屬對於逝去親人的期待,當然,有時候也是滿足離開的人自己的期待。(很多年前,台灣有家葬儀社也是標榜:用你自己希望的方式離開)。這天因為路易開車時,一時分心,與伊高騎的有機蔬菜運送車擦撞,這也開啟了彼此之間的聯繫。伊高也許是出於好奇,也許是出於善意,他跑到路易的葬儀社去拜訪,離去時看見禮車上的一副棺材,秉持著柏拉圖的哲言:「哲學就是練習死亡」,他跑到禮車上與棺木相伴而眠,結果一覺醒來,他已經被路易載到法國去了~。

以電影架構來看,電影裡有幾個場面做了起承,如路易在攔下他們偷開的禮車後,就給了伊高一拳,這裡我想大家都以為路易這麼生氣是因為他們偷開了車,但直到電影最後,路易在葬禮上說出當初他的未成年繼子開他的車時,他沒有制止,結果最後繼子出車禍死亡,這才是路易為何對於她們偷開車會如此生氣,畢竟他不想再看到有人因為這樣失去自己的生命。

接下來在回復寫作能力前只能用比較破碎的聊天來描述個人的感受了。首先一句話為電影下註腳:活出自己的自由

伊高本身患有腦癱問題,(看起來像腦性麻痺,但宣傳文案上是寫腦癱),但他並不想受限於自身的不足,而成為一個在療養院被照顧的人,所以他不僅自己一個人住,而且還騎著三輪車擔任有機蔬菜的送貨員,自己養活自己。下班之後,他還酷愛讀尼采、柏拉圖等等古哲人的書。這裡,簡單想到一句老生常談:「人不能決定生命的長度,但可以決定生命的寬度」,人可以因為自己的殘缺而自暴自棄,但伊高展現的是另一種態度,他接受自己的不同,當他的母親一直鼓吹他結婚時,他告訴媽媽難道我在上床時,妳要來幫我套保險套嗎?也接受他的不同會讓其他人對他有不同的眼光,不管是在餐廳還是路邊聽到別人奚落時他告訴路易:不需要生氣,因為我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甚者,他還利用了別人誤解的觀點,如當他們闖紅燈被警察攔下來時,他假裝自己是個智能有問題的身障者,哭訴著棺材裡的是他的父親要急著下葬,巧妙的利用自己的殘缺與別人的誤解,成功的躲過一次罰則。

路易繼承了父親的葬儀社,面對著企業的經營,員工的起落,客戶的來去,甚或家人的分離,或許更多的事情對路易來說就是To do list 上的一個項目而已,路易其實對所有的事情都很淡然,然而這或許是因為這一路的人生過程逐漸塑造出這樣的性格與態度,對路易來說,也許這樣活著比較有效率,但其實他已經活在自己設下的框框中,伊高的直接與自由開放對路易來說形成了一個出口:就是為何我不能自由的說我想說的,做我想做的?所以當伊高鼓勵路易也放開別人眼中的框架後,他也學伊高一樣釋放的狂奔:我才不在乎別人說什麼。他最後再葬禮上的發言,算是對前妻與積存在心中的悔恨做了和解。

應召女在路易放棄應召之後,主動找上了伊高,甚至後來免費為伊高做了服務,伊高在過程中對應召女說:妳其實不必這樣。應召女回答:我想離開就可以離開,這裡有什麼限制住我嗎?對伊高來說,他並不想要同情,但對應召女來說,或許是出於同情,亦或許是伊高的話對她有了啟發,基於感謝所以她做了服務;當然也或許在那個當下,她純粹想做一次慾望的抒發。不管出於何種理由,就如同她所說,她想離開就離開,她之所這樣做只是因為她想要這樣做,這何嘗不也是活出自己的自由。

最後路易與伊高兩個人脫光跳湖代表的意義是什麼?也許有人不懂這個結尾的意義是什麼,但我想對路易與伊高來說,他們想脫就脫,想跳就跳,他們才不需要交代他們為何要這樣做。

簡單推薦分數:79分

Tagged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