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看電影

簡單看電影,PK來自星星的傻瓜

在這部片在台灣上映時,簡單就期待著要去看,原因是廣告詞打著「三個傻瓜原班人馬打造」,基於對「三個傻瓜」的高度肯定,心想這部片應該也具備一定的水準,雖然,簡單心理也明白「三個傻瓜」所打造出來的天花板是很難再有電影可以觸及。然而,簡單雖然期待,可也沒有去看,直到部門裡的傳奇人物─台清交亨利哥臨門一腳的推薦,這下沒時間也得擠出時間去看了!

這回,藍丘(馮蘇王度)化身為外星人到地球,卻在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一開始就被人類搶走了他的太空船的傳呼器,被迫留在地球的他開始想辦法求援,人們總是告訴他:神可以幫助你!然而他在遍尋所有的神的幫忙後,發現沒有神可以幫他,不明究裡的他最後遇到一個女記者,在與女記者的互動過程裡,他終於發現,大家尋求的神,其實只是人、、、、、、。

片中,除了凸顯宗教隔閡的荒謬外,也連帶挑戰了國家隔閡的話題,甚至以此埋了一個故事裡最美的伏筆,雖然故事的結尾令人祝福,但相信現實裡,這樣的距離要拉近,還需要很長久的努力。

宗教,對於所有的國家、種族來說幾乎都是不能碰的話題,因為信仰能讓人做出許多難以承受的事情(如片中的恐怖攻擊也跟信仰扯上關係),然而宗教發展至今,過多的形式與儀式也逐漸失去原本信仰的本質:一種單純的心靈寄託與歸宿。然而因為宗教的不可抗性,所以造成沒有人敢對這樣的發展提出質疑。因為「人」的質疑怎麼樣也抵不過「神」的指示。然而這也是本片聰明的地方:人沒有辦法質疑,那人類做不到的,就交給外星人來做吧!

「神」的指示,是真的神的指示?還是有心人士的假傳聖旨?這是印度天王阿米爾•罕這次挑戰的觀點。而且簡單認為這次的挑戰,挑的點其實拿捏的不錯:被挑戰的是宗教,而不是神!

拿切身的台灣來說,過去挑戰慈濟會被白眼,因為慈濟是功德與善良的象徵,我相信佛祖、菩薩,甚至證嚴法師的本心都是善的,但是慈濟在這些年的擴張之後,越來越有拿著招牌讓人噤聲的態勢,這其實就很不健康!但這是佛祖或菩薩的指示?想也知道不可能!那是誰的問題?

三月瘋媽祖也是,每當看著電視報導宮廟、陣頭為了搶轎而大打出手,簡單總想:你們沒有人想過媽祖看你們這樣打架會怎麼想嗎?然而年復一年,情況只是越來越嚴重!這是媽祖的指示?還是人的問題?

又如之前有牧師說上帝送鑽石的神蹟,先不談簡單學的科學與邏輯對這種事情的理解與解釋,光從信仰的角度看,上帝沒事送你鑽石做什麼?為了表示上帝自己的存在嗎?還是為了賄絡拉攏更多的信徒?這根本是褻瀆上帝!上帝從不需要做這種事去證明什麼!所以這位牧師意欲如何?

簡單無意挑戰一般人對自己信仰的投入,畢竟討論到後來都變成神的不可侵犯性!(明明簡單只是想討論宗教的問題,跟神無關!),但簡單樂見有人開了這個出口讓宗教是可以被公開討論的、可以反省的!畢竟神是神,宗教是人,這件事是事實,而只要是人就會有慾望,對權力、對金錢、甚或對被人尊捧的慾望,這些慾望會讓人假借神的旨意進行自我的滿足,而使得宗教偏離神的初衷。

所以簡單對信仰一向抱持的理念是:我信神,但不信教!

最後,簡單想到幾個跟神有關的小故事,跟大家分享一下:

一、這是簡單爸在很久以前說的鄰坊閒聊:有一座宮廟的住持想要擴充宮廟,所以想跟宮廟旁的農地地主買地,住持說:「這塊地不是我要買,是神明要買!」;結果這個地主說:「如果神明真的要這塊地,那請神明跟我說,託夢也可以!如果神明真的開口要了,那也不用買了,我直接奉獻給神明!」。事後簡單雖然沒有去追蹤神明有沒有開口,也不知道住持有沒有買到地,不過簡單很喜歡這個地主的回答~

二、有一個信徒非常的虔誠,每天都到教堂裡祈禱,祈禱上帝保佑他變有錢,只是日復一日的過去,他不僅沒有變有錢,還越來越窮(因為不去工作,每天祈禱),但是他仍然很虔誠,終於有一天,上帝現身了,說:「我實在也很想幫你變有錢,可是為什麼你就是不願意去買張彩票?」

三、有一次,山洪大爆發,有人開著車要接一個很虔誠的信徒逃跑,他說:「你自己逃吧,我的神會來救我!」,然後開始淹水,他爬到屋頂上等待救援,有人撐著小船來搭救他,被他拒絕了,他說:「你不用救我,我的神會來救我!」;洪水越淹越高,一架直升機飛過來要救他,他又拒絕了:「你不用救我,我的神會來救我!」。最後,他被洪水淹沒,上了天堂,看到了他的神,他非常氣憤的對神說:「我是祢忠誠的信徒,為什麼祢不救我!?」神沒好氣的說:「怎麼沒有?我派了車、船跟直升機去救你,你都不要,你還要我怎麼樣?」

四、在電影「王牌天神」裡,飾演上帝的摩根費理曼跟金凱瑞說:「大家都搞錯了奇蹟的意義。把湯像紅海一樣分開,那是魔術,不是奇蹟;一個忙碌上班的母親還能為小孩準備三餐,那才是奇蹟!」

簡單推薦分數:82分

Tagge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