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觀點, 簡單閒聊

簡單看「阿堅的論文抄襲爭議」

這篇文章起源於跟老友的討論,然後後續抽空停停寫寫,雖然關於政治的文章最好不要碰,但簡單在不同的文章裡一路從罵馬英九到罵蔡英文也沒少過~這種熱度性文章風潮過了就不會有流量了,原以為這篇上的時候還可以撈到一些些點擊,沒想到阿堅居然今日下午宣布退選了,霎時這篇文章還沒發表就已經過期了。沒想到吧~


雖然,我的文章很喜歡蹭熱度,但我其實沒有時間寫文章。

然而在一個本來不那麼晚的夜裡,在 FB 上跟高中老友吳博針對當下最熱門的話題彼此闡述了各自的見解。然後居於對吳博的尊重,我還真的去把阿堅與阿煌的論文找出來看,珊大尼看我把論文找出來看覺得實在很不可思議,還叮囑我說不要看太晚。我聳聳肩的回:不可能看很晚,因為這又不關我的事。去看論文只是為了有個公平的基礎跟老友談論,要不然看他們的論文對我一點用處都沒有。但也就因為看都看了,要不就乾脆寫一下。

我們先解構一下目前的問題:

  1. 論文有沒有抄襲?
  2. 如果有抄襲,是誰抄誰?

關於第一個問題,我們先看一個例子:

我很喜歡她 v.s. 她讓我很喜歡

這兩句算不算抄襲?以個人觀點,單純如果只有這兩句是不算抄襲的。

那麼延伸一下:

我很喜歡她,總是願意在她放學下課的時候,在校門口的那座紅綠燈下默默的等她,看著她背著包包坐上那學長的豪華轎車。

v.s.

她讓我很喜歡,在她下課放學的時候,在校門口那座紅綠燈下默默等待的人總歸是我,學長的高級轎車就停在那裡等著背著包包的她上車。

那這兩段文字算不算抄襲?這裡相信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主張,你要說他抄襲嗎?句子明明沒有一樣,哪裡算抄襲;你要說沒有抄襲嗎?他其實就是用一樣的邏輯與敘述在講同樣一件事。但無論你是站在抄襲或沒抄襲的那一邊,我都尊重,因為抄與沒抄好像都說的通,而且這畢竟跟每個人的立場與觀點有關。那簡單怎麼看?

這是抄襲

至少,你可以把放學改成離開咖啡廳;把紅綠燈改成公車站牌;把高級轎車改成重型機車。甚者,應該要把放學與等待兩個句子順序換過來,但如果沒有做這樣的更動,以簡單來看,這就是抄襲。

先不管媒體和政治人物怎麼說,也不管台大怎麼說,作為一位把兩篇論文對比看過一輪的吃瓜鄉民,你要說這沒有抄襲,我還真的不太相信。

所以對簡單來說,問題只剩第二題:誰抄誰?比沈大老說阿扁的四個可能少一個:三個可能:

  • 阿煌抄阿堅的
  • 阿堅抄阿煌的
  • 阿堅與阿煌抄同一份原始文稿

這就是台大學倫會要處理的事情,也就是請阿煌、阿堅與阿通去說明的理由。按照三個可能:

  • 阿煌抄阿堅的,阿堅應該要出席,因為他是被害者。
  • 阿堅抄阿煌的,阿煌應該要出席,因為他是被害者。
  • 阿堅與阿煌抄同一份原始文稿,阿通應該要出席,因為他是始作俑者。

但最後卻只有阿煌出席!阿堅不出面說明,卻一直在媒體喊冤,這實在不可取。『台大學倫會已經預設立場了,所以阿堅才不出席?』,事實上當你這樣想,你自己也一樣先預設立場了,其實是一樣的。

簡單個人判斷是「可能二」跟「可能三」,也就是不管阿煌有沒有抄,阿堅是抄的。為何?阿堅的論文裡有援引阿煌的論文,表示阿堅其實看過阿煌的論文,那他在寫自己的論文的時候不會覺得怪怪的嗎?『這個叫阿煌的傢伙根本嫖竊了我的東西,而且還是阿通幹的!』!然後阿堅做了什麼?他居然把這個抄襲他的研究放在他的參考文獻裡,這有點匪夷所思。加上阿堅的論文記者會居然不是自己講解,而是請阿鵬講解,而阿堅本人明明就在現場,我都懷疑了你到底對自己的論文是多不熟,經過多年,的確有可能忘的差不多了,但絕對還是比阿鵬熟吧~寫到這裡,我突然有一個大膽的發想:會不會阿堅其實真的沒有抄,因為,本來就不是他自己寫的?

再來,台大這次需要很嚴肅地看待這個問題,因為很有可能有更多的罐頭論文還沒有爆發。什麼是罐頭論文?

A 寫了一篇【探討 + 號在 1+1=2 之中扮演的角色】

B 寫了一篇【探討 + 號在 2+1=3 之中扮演的角色】

C 寫了一篇【探討 + 號在 2+2=4 之中扮演的角色】

好了,你說這三篇一樣嗎?不一樣,但以研究論文來說真的不一樣嗎?其實就是數字不一樣而已,+ 號角色是一樣的。如果這樣的論文重複地出現,學校還讓這樣的論文都通過並頒予學位,個人認為這問題就很大了!因為這可以無限複製,無痛產生更多的台大碩士。如果這是一間賣文憑的野雞大學,那也許就笑笑就算了(可以嗎?),但今天這所學校是台大,大家可能都笑不太出來了。如果台大沒有做出抄襲的決議(三個可能中,任何一個可能都是抄襲),那對我們這種考不上台大的人來說,那是多麼諷刺的一件事情,因為絕大部分有大學學歷的人都可以用同樣的論文樣板產生一篇台大認可的論文,你不需要閱讀文獻、不需要做研究分析,你把樣板拿來,主詞換掉,民調更新,台大就同意你可以拿碩士了,這樣這裡不應該說【產生碩士】,而是更像工廠流水線那樣的在【生產碩士】。

簡單年輕的時候聽過一位教授說過:碩士論文不是要你提出一個什麼重大的發現或發明,那是博士論文在做的事情。碩士論文是在訓練你做研究的方法與態度,題目反而不是重點。所以不管阿煌與阿堅彼此間是怎麼抄的,阿通就該打屁股了,因為你讓這其中的一人或兩人完全的略過了碩士最重要的目的與過程:做研究的方法與態度。

最後,簡單重申一次:你是認定抄襲的還是沒抄襲都是可以的,你心裡認定誰才是那個抄襲的人也都可以,只要你是看了事件的完整性,根據你的相信做了選擇,這樣就很好了,不要因為聽誰說什麼就輕易的相信什麼,如果沒機會真的去把兩份論文看一輪,至少聽聽立場不同的人說了什麼,你也許會被說服,也許會繼續堅持,但對於你所相信的面向都會更真實些。當然,即便是這樣,距離所謂的事實可能還是有段距離,畢竟知道真相的只有四個人:阿通、阿堅、阿煌,還有一個是誰,我不能說。

後記:雖然我跟吳博對論文抄襲這件事看法不一樣,但對於罐頭論文的看法倒是有志一同。吳博是學術圈內人,改善這個風氣要靠吳博努力了,我這個吃瓜鄉民只能站在圈外幫你加油。

Tagged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