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蒸餾所, 旅遊

最有故事的蒸餾所-余氏蒸餾所

其實這是簡單去日本拜訪的第二家威士忌蒸餾所,但由於仍有許多的因為,所以這麼多年了,簡單一直沒有提筆記錄下這一次的拜訪,拖著拖著,因為時間太久,以簡單目前的金魚腦記憶力來說,連要以回憶錄的形式來寫都有些困難。

簡單參訪的威士忌蒸餾所:威士忌蒸餾所之旅

那是 2015 年的六月,那一年,簡單從往常的一個人出遊變成與珊大妮的兩人出遊,幸運的是,珊大妮後來成為簡單的夫人,如果那時跟後來不同人,我想這一篇可能真的永無見天日的一天了。

話說到北海道,最為平凡的行程應該是到札幌,然後周邊到小樽;再稍微豐富一點可能會加點往上到富良野、美瑛、旭川;或往下到洞爺湖或函館。這一次出訪,我們把重點放在富良野,所以我們連小樽其實都只是路過而已。

余市蒸餾所比小樽還要稍微遠一些,而且電車也可以到,所以把余市蒸餾所跟小樽安排在同一天也是個不錯的選擇。這一次由於要去富良野,我們一開始就選擇以自駕方式從頭玩到尾,余市蒸餾所還算是一個蠻觀光路線的蒸餾所,交通便利,也有停車場方便遊客。

入口處樣式有點像是古代的石造式碉堡。在 2015 年的那個當下,見學是無料的(免錢的)!

這是余市最為著名的標誌建築。

園區整個古色古香。

余市蒸餾所的歷史在日本算是前幾名古老之一。

這個蒸餾所除了威士忌以外,最有名的就是蘋果酒,而這個玻璃畫標誌就是蘋果酒的標誌。

園區內一樣有著威士忌製程的介紹:原料、乾燥

糖化與發酵。可以注意的是這裡的槽都是金屬槽,而不是木頭槽。

蒸餾與熟成。余市目前仍是用燒煤方式做加熱蒸餾。

調和、再儲藏、裝罐。調和與再儲藏並不是一個必要的過程,要看產品的設計。

余市的產品,當時櫥窗內的擺設的酒款,現在多以成為絕版的逸品了!

余市征戰 WWA 的勝利徽章。

Nikka 集團的相關企業。除了在日本擁有的余市蒸餾所、宮城峽蒸餾所外,甚至在蘇格蘭也有 Ben Nevis 蒸餾所。

記得是固定時段會有導覽,有導覽員會進行介紹解說。

知道大家都要拍照,乾脆設計一個好角度的位置方便大家拍照。

導覽的過程並不是按照威士忌流程進行,而是以園區的規劃順路方向為主。這裡是乾燥棟,烘乾麥芽的地方。

蒸餾棟。

可以看到火爐內還有紅光,這一天剛好有在進行蒸餾的工作。

相較於許多酒廠都導入機械化、自動化的蒸餾,余市仍保持著最傳統的燒煤蒸餾。

這裡混和不是指威士忌的調和,而是把蒸餾出來的原酒放到橡木桶內的過程。

混合部門的工作內容介紹。

威士忌很強調風土條件,包含原料、水、橡木桶、儲存的條件等等。

橡木桶的製造與管理。

橡木桶製造介紹。

橡木桶的桶狀要怎麼做?先把每一根木板像這樣掰彎:

除了新桶以外,大部分的橡木桶都會是裝過其他酒後,在拿來陳放威士忌。而陳放威士忌也不是說將來威士忌取出裝瓶後,這個桶子就退休了!通常桶子會經過燒桶後,即可以再使用,視桶子狀況可以重複三、四次使用。(註:Kavalan 的官網介紹,正確的流程經過是:刨桶、烘桶、燒桶)

烘乾的大麥要先經過粉碎,才能進行糖化。

從粉碎機的的大小就可以知道小蒸餾所與大蒸餾所的規模差距。

接著比較特別的是歷史建築,特別是跟創辦人竹鶴正孝相關的房屋。

事務所。

Rita House,舊研究所,舊時作為威士忌研究的地方。

創辦人:竹鶴正孝,也算是日本威士忌的先驅。

竹鶴正孝夫妻的寓所,由於日劇『阿政與愛莉』的帶動,這裡就越發引人來參觀。

房屋格局。

這裡的倉庫很多,但目前就開放這個一號儲藏庫給人參觀。

本來必須說,在當年簡單原本預計的是來這裡好好的採買一番,然而本來的目標(原酒)已經關閉了!

一段蒸餾與二段蒸餾的圖解。

大型蒸餾所一定要放的年份、顏色與蒸發的介紹。

如果沒記錯,這裡應該是付費品飲區。

竹鶴政孝與他的妻子愛莉。

空曠的大廳。

受獎介紹。

威士忌的品飲推薦,水割應該是日本最常見的日常喝威士忌的方式。

余市蒸餾所的建立時間是1934年,所以現今許多的建築物都已經很有歷史。

已經是絕版逸品的余市十年,可以看到價格是日幣5014元,大概台幣1400塊吧!但現在在台灣一般的流通價大概是8000~10000塊台幣左右。

前面有提到,余市的另一個主裡產品:蘋果酒

試飲區。

在結束試飲後,就轉往販賣區。話說因為原酒區關閉,所以讓簡單原本的期待落空,再加上現場也看不到如余市二十年之類高年份的品項,所以此時的簡單已經有點心浮氣躁。而人群好似買東西不用錢似的狂掃貨,幾乎大部分的架上商品都擺上了『OUT of STOCK』的牌子。

這一眼你看到架上剛擺上,繞一圈回來就又空了!此時的心浮氣躁變得更旺盛!

不甘心空手而歸的簡單,這時不禁在心理吶喊:把最貴的給我拿出來!說時遲那時快的就看到蒸餾所的員工又拿了一批 1980’s 出來,簡單當下毫不遲疑的先搶兩支,價格結帳時才驚覺:其實不便宜,而且這並不是流通能見度高的酒,兩支換算成台幣就要兩萬初頭。然而很久很久以後的現在回頭看,當時衝動的結果也不算太壞,以今日(2020/06)流通價格來看,大概是金額不變,但日幣換台幣。

那一晚,就這樣喝著威士忌,看著今日的戰利品。

Tagged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